首页 >> 服装知识 >> 正文

解读世界级服装设计师的“通关密语”

2016-2-29

随着“吉芬”、“无用”这些中国服装品牌在法国顶级时尚圈的频频亮相以及谢锋、马可等中国设计师在巴黎引起的轰动,越来越多的中国服装设计师将眼光瞄准国际时尚之都,然而世界级的时尚设计师又是如何培养出来的呢?

密语一:“创造力与市场相结合”

“服装设计中的创造性是要在实用性为前提下的,老套守旧的思想和天马行空的想像,这两种极端都是不行的。”法国ESMOD高等时装设计学校负责人艾万说,中国很多学生的作品存在两种误区,要么就是盲目照搬和抄袭国际流行,要么就是设计一些好看但却根本不实用的服装。

“要首先记住,设计衣服的最终目的是要让人穿在身上的,而且要更加漂亮。”艾万说,“独特的魅力需要设计师的创造性,而实用性也是必不可少的。”他向记者介绍,法国的设计学校非常重视学生的创造性,学生不仅要学习本国服装史,还要研究世界各地现存的民族服装,同时还要尽量多地了解各种艺术。

“其实灵感是无处不在的,一场电影、一个建筑、一本画册,甚至一个人的微笑,都可以成为你服装设计的源泉。”艾万说,例如皮尔·卡丹就是一位对事物很敏感的设计师,他能从北京故宫建筑的飞檐造型中发现其在服装造型中的利用价值,设计出著名的翘肩造型,并为他带来巨大的社会声誉和商业利益。

服装设计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只有通过不断的实践才能真正认识服装,才能获得更多的直接经验,才能做出真正好的有用的设计。“中国学校一般安排实践教学太少,而在法国,实践可以让学生更快进步。”法国ESMOD高等时装设计学校北京分校的谢伊雯教授告诉记者,“在巴黎的设计学校中,产品研发是教学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开发新产品能让学生了解企业的需求,并获得当今最时尚的制版信息。在不影响正常校内学习的情况下,学校会主动为自己的学生创造实践的机会,比如参加各种时装赛事、去服装企业兼职、给在企业服务的学长做助手等。”

密语二:“设计师不是画家”

“我在国内学校学习设计的时候,发现我们更重视绘画功底,在招生的时候就特别注重绘画能力,大学里有两年时间用在学习美术,在制版方面就很差。”谢伊雯感慨道,“这和国外有很大不同,无论是巴黎的高级时装设计师,还是一般成衣企业的设计师,除了用绘画的形式表达自己的设计意图外,主要是在立体的衣服造型上来把握设计的。”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巴黎的高级时装协会附属服装学校、纽约时装工科学院以及日本的文化服装学院,在培养设计人才时,制版、裁剪和制作技术都是学员必修的一门主要课程;而我国却没有设立服装版型调整类的课程。

“巴黎的学校因为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人种在体型上是有差异的,所以学生们必须了解在制出样衣后,如何去解决体型与样衣之间出现的矛盾。”谢伊雯告诉记者,服装设计效果图是设计构思的视觉性表达手段之一,而这个设计构思能否实现,还有待于运用具体的衣料,通过一定技巧的裁剪、制作工艺来探索其实现的可能性。“如果对衣料的性能、裁剪方法和制作技术等实际操作技能一无所知的话,其构思肯定是不着边际的,经常看到许多设计效果图画得挺美,但实际上不可能做出来,或者即使勉强做出来也无法穿用。”谢伊雯如是说。

“在整个设计过程中,画设计图仅仅是设计的开始。不懂得如何实现自己的设计意图,是无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的,事实上,现在只会画时装画的‘设计师’是很难找到工作的。”艾万告诉记者,“中国设计院校的学生,设计出服装后一般都是找人代工完成,而在法国的学校,学生的每一件作品从设计到制作都是自己亲手完成的。”

据了解,法国学校裁剪课非常注重做工的细腻和精致,连扣眼和锁边之类工艺都是用手来缝,相对课时来说,法国工艺课时间花得比较多,比如缝法教学等。老师要求学生大概两三个星期交一件衣服,所以学生并不是很赶时间来制作,而是有一个充足的消化吸收过程。

密语三:“高昂的学费+高强度的学习”

巴黎的时装学校是以小而精和小而多著称的,学校选择教师的标准也与国内不一样。首先是要名牌大学的优秀毕业生,其次是要求应聘者至少要有三到五年以上在知名服装企业担任主要领导工作的经历,并在社会上有较高的知名度。

相比国内的普通学校,法国ESMOD高等时装设计学校北京分校由于秉承了巴黎时装学校的教学理念,因此专业性更强,课程更加紧凑,强度无疑也更大。“三年的时间,要学习比国内学校多很多的专业知识,这对于学生的确是个很大的挑战。”艾万告诉记者。

来自北京的徐巧利是法国ESMOD高等时装设计学校北京分校二年级的学生,而两年前,她还是一个首都经贸大学学习经济管理的学生,之所以选择学习服装设计,她告诉记者,“主要还是兴趣,我讨厌古板的一成不变的东西。当然,也很羡慕那些时尚届有名的设计师,永远那样亮丽。”

“一年平均下来将近10万元的费用,说实在的,和家里人商量的时候压力很大。”徐巧利说,“有的时候,我也会担心,以后能不能把这些钱赚回来,可能是学费昂贵的原因,我和我的同学都很勤奋,格外珍惜这个学习的机会。”

真正开始学习后,徐巧利才知道,原来学习设计是一件苦差事。她指着自己身旁的一件衣服告诉记者,“这就是我的作品,一针一线甚至吊牌水洗标等都是我自己亲手做的,老师对我们的要求仔细到了线头。所以每天都要熬到凌晨三点多,刚来的时候,我差点撑不住了。但要想成为一个知名的时装设计师,除了高昂的学费以外,这也许是我必须克服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