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服装知识 >> 正文

服装打版师应具备的专业能力

2016-6-2

   在服装销售市场中,最能引起消费者购买欲望的是服装外在的美观度,但能促使消费者建立长久购买忠诚度的因素,则有赖于服装的舒适性及机能性。

   近些年来,服装打版师的地位渐渐被提升。究其原因,随着经济的起飞,人们在穿着上除了重视外在的美观,服装的舒适性、机能性逐渐被重视。然而,好的打版师养成不易,它不像设计师可凭灵感、创意,短时间即可成就一张图稿。好的服装打版师需要长时间经验的累积,不断地从成功或失败的作品中,点点滴滴汲取宝贵的经验,累积多年的经验及通过市场严格的考验及评定,才能成就一名优秀的服装打版师。

   好的打版师,除了需要时间、经验的累积,还需要具备下列几项的能力,分述如下:

   一、透过艺术史与服装史,认识服装基本外型轮廓

   (一)打版师的艺术修养

   设计师的工作是将美的元素不断创造出来,打版师的工作是将设计师所创造的美,给予定型化及具体化。因此,打版师在打版制图的过程中,也如同设计师一般不断接受美的洗礼与考验。众所皆知,服装是一种艺术,从古自今,著名的服装设计师常将艺术融入服装并且带动流行。例如最擅长将艺术作品撷取为服装设计灵感的法国设计师YvesSaintLaurent(圣罗兰),他将抽象表现主义画家PietMondrian(蒙德里安)作品应用于洋装上;1966年又推出了”PopArt艺术”(普普艺术)系列服装;1988年推出”立体艺术”系列,并将Picasso(毕加索)的作品以立体拼贴或印染镶绣的方式呈现;他最引人入胜的一袭作品乃是用了三十五万片的亮片、十万个琉璃珠、六百个小时,将VanGogh(梵谷)的向日葵镶绣在夹克外套上。之后,许多服装设计师受其影响,也陆续地将艺术应用于服饰领域中。

   近些年来,时有耳闻艺术家与服装设计师的合作,包括三宅一生与蔡国强的爆破服装、路易威登与画家StephenSprouse的涂鸦包、及与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合作红遍全球的“樱桃包”。时尚与艺术的结合已成趋势,亚曼尼、凡赛斯等大师的设计回顾展都在美术馆举办。

   因此,打版师若能具备良好的艺术修养,才能更进一步发挥设计师作品美的物质,使穿着者于外观能扬善藏拙,内在能烘托出穿着者的个性与风格。

   (二)服装史中的基本外型轮廓

   自古以来服装的造型千变万化,但也离不开几种基本的外型轮廓,例如A字型、Y字型、H字型、X字型及S字型等。以服装史而言,西方拜占庭时期男女服装区别很小,其宽大至脚踝无腰身的长袍线条,有如字母H的字型;60年代的未来主义的连身裙及20年代没有腰身曲线,平胸平臀的女子把头发简短,外表像个青少年样的装扮,皆成了H型服装的代表。十四世纪哥德时期强调垂直高耸的线条,女子服装上身合身,下身展开,有如字母A字型的线条;十五世纪哥德时期男子服装发展到非常古怪,男士利用填充物强调肩宽,极短的上衣,搭配下身紧身的长裤,有如字母Y字的造型。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及十八世纪洛可可时期强调细小腰身,宽大裙襬的繁复装饰,有如字母X字的造型,尤其十九世纪罗曼蒂克时代男女服饰都强调细腰、丰圆的臀部,女子不仅穿束腰,裙襬渐渐加宽及加上许多衬裙,裙襬上作横条荷叶边、绉褶的装饰,上衣又是宽大落肩式,如此宽肩细腰裙襬大的造型,成了X型服装最佳的典型代表。十七世纪巴洛可时代,女子服装在腰后有臀垫,裙子拖曳很长,外型胸部、臀部突出,有如字母S字型,尤其1900年代,新艺术运动的风潮及日本艺术的影响,服装流行曲线,即突胸、细腰及突出的臀部,正是典型S字型服装的最佳代表。

   直至1950年代,出生于法国的ChristianDior迪奥正式以英文字母来发表他的作品而影响至今。如1954年的H型,1955年的A型及Y型。1957年迪奥去世之后,由其弟子圣罗兰(Y.S.L.)接棒,继续推出不同外型的设计。

   二、打版师对于市场的认识及品牌版型风格

   (一)市场的认识

   服装市场千变万化,有些品牌每周都有新的商品推出,像西班牙的Zara、台湾的iROO,都是平价时尚的代表,每周给顾客新的体验。打版师在如此迅速变化的市场环境趋势之下,就该同设计师一样,密切注意流行的动态,吸收最新的流行信息,随时注入最新的活力,才能与设计师沟通默契,准确掌握消费者的需求动态。

   中国市场幅远辽阔,如中国北方与南方、中国内陆与沿海,因气候、风俗习惯或消费习性不同,市场的消费及喜好度有极大的差异。例如:南方的春天会比北方提早10至20天甚至更多,相对的北方的秋装也会比南方提早10至20天的上货,各服装企业对上货时段的掌握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直接影响终端的销售。

   (二)品牌版型风格

   “一样米,养百样人”,意即每个人自呱呱落地,即是独特的个体。因此,成衣打版师虽是依照人的量化体围,制造纸样。但每一纸样经过打版师的巧手,即赋予纸样不同的灵性与特质。若此服装的纸样特质,历经多季时代潮流的考验仍不坠,就易形成所谓的“风格”,亦即”品牌版型风格”。品牌版型风格若渐渐地成为公司品牌符号象征,那么其风格在众多服装流行浪潮中,就易被突显与区隔化,公司品牌也不需常陷入与其它品牌恶性竞争与削价的红海战略中。

   “品牌版型风格”是服装品牌成熟的象征,亦是品牌代表的符号。例如台湾著名的”夏姿”品牌服装,它以现代中国美学元素为品牌的特有精神,将中国元素以现代的语汇传递,创造独特的服装版型风格,所以不需要看吊牌,就知道是夏姿的商品。再则,著名的Chanel经典套装,滚边的门襟,简洁利落的剪裁线条,不仅成为优雅品牌的经典之作,更是一种自信、独立、现代的新女性标志。另外,日本著名女设计师川久保玲,其创始的”乞丐装”,强调宽松、刻意的立体化、破碎、不对称、不显露身材的服装设计潮流,也成为品牌最佳的代言。

   另外,在中国境内,著名的服装品牌亦有其独特的版型风格。

   三、打版师与设计师的合作关系

   服装设计师与打版师是公司的主要灵魂人物。他们常是影响销售业绩的关键人物。然而设计师与打版师如何达成最佳的默契与合作关系,是决定服装成败很重要的因素。那么设计师与打版师如何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呢?首先,设计师与打版师应建立平等无障碍的工作平台。虽然打版师的打版工作常是源自于设计师的创意设计稿,但设计师与打版师之间的沟通,绝不是打版师单方面听从与服从。双方应建立平等的对话空间,因为设计师创意的发想,若无法与打版师充分的观念沟通,多次的揣摩、修正及样版试穿,是很难成就设计师作品的理想境界的。

   其次,设计师与打版师之间为了能达到沟通无障碍,降低服装理念的隔阂,有关市场的最新信息、各种的展览、研习活动及品牌服装秀等,设计师应多邀请打版师共同出席。因为服装市场的变迁迅速,唯有设计师与打版师合作无间,紧随时代的脉动,零时差地随时调整如何面对市场的剧烈竞争,才能顺应诡谲多变的服装市场。

   四、打版师运用的打版尺寸

   在终端市场中,服装公司可依据人口数据、产品使用或购买特征等,将顾客区分成不同的组群。以人口资料为例,若以年龄作为区分,女装大致可区分成童装(小学阶段前)、少年装(国中生阶段)、少女装(高中及大学阶段)、少淑女装(大学阶段及30岁前年轻上班族妇女)、淑女装(30~35岁成熟女性)、中年妇女装(35岁以上的妇女服装)及银发族服装(60岁以上的妇女服装)等。每一族群因年纪的增长,身体体态也随着不同,打版师采用的打版尺寸也需因应不同的年龄族群而有所调整。另外,每一年龄族群,对于服装的机能性、美观性、功能性、舒适性、流行性及织物的质量等,都有不同程度的需求。因此,打版师除了制作符合公司品牌风格的特有版型之外,也应随时留意及调整目标市场中,所定位的消费者族群其流行喜好动向,并随时调整其适合运用的打版尺寸。

   以华人市场为例,台湾与中国内陆地区女孩子的身材比例就有所差别。例如,台湾人坐在办公室上班者的人口比例为多,内陆女生因劳动者多或因交通不便骑脚踏车者众多,故台湾大部分的女生臀部及大腿处,都显的较为粗胖,不像大陆女生甚至中年妇女,其整体身材比例较为苗条。因此,打版师在打下半身长裤或裙子的版型时,也需因应各地域身材的特点,而有不同的打版尺寸标准。

   另外,中国北方与南方人的身材也有所差异,版型的尺码也随之有差异,南北版型放码时也有差异才能发挥版型来修饰整体的线条的功能,让服装在穿着时有加分作用。

   现在,服装版型已经越来越被重视,打版师应该更积极主动充实自已,了解市场的动向及学习服装相关专业知识,以便因应迅速变迁的服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