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工业服装设计与吉利基因文化

2016-06-02 02:24:16

   人类社会的繁衍过程,贵族后代有天赋的高贵传统,平民子女是平凡的社会延续;帝王之家称皇族,贵族之家称宗族,平民之家称家族,这是封建等级的必然社会结果。族群吉利因素包括家教文化、士绅传统、祖荫善报、社会地位、繁荣地域等等,如:扬州清代(当时为航运、盐业、财税中心)吴道台府(清朝官制,三品,相当于现厅级)之后代人才辈出,两院院士,有刚获2007年国家科技最高奖者;扬州<何园>(中国四大江南名园之一)何氏后代多出科学家、企业家;又如科学界之“三钱”;等等不胜枚举,是谓此证。

   成就事业者,如服装工业的企业家们,或从天时(改革开放,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或占地利(得中小企业、乡镇企业之民营化,地方产业之集群化如:内衣名城、童装名镇等);此为开初,为“先天”也。而中有“人和”因素,乃发展过程之中似可控而非可控者,员工素质只需严以纪律、给予培训,则广为可用;高级管理层、高级技术层人员,学历虽高,系出名校,看似功名具半,但此至半为其等后天努力之所得,命旺于前者才情渐逝矣,命旺于后者其老板恐未尝有识。要不然岂非人人皆可成就、企业皆能做大?有道是笔者所辑:“雾里探花妆纱红,芬芳肥瘦隐非同;把盏冰轮寻青帝,嫦娥值春夏秋冬。(题本文,于2008年1月)”

   “仕女”古来是文人画所热衷的题材,然“大家闺秀”与“小家碧玉”在画家笔下各有理解不同;在现实中她们也许一样清纯可爱,但并不代表在着装趋同之情况下都具有高贵的气质,高贵与否是与生俱来的;试想,没有天生贵质(或指天赋),怎能创造高贵的事物?而服装品牌的高贵、平凡与天时、地利、人和息息相关。例如常识性的:能否指望在一个不知名的偏远小城镇搞出个“中国服装名牌”?(消费者认同时尚名域,OEM加工可以),能否指望在战乱地区投资服装厂?(劳动力虽然便宜);此为取何时何地之时空基因之一。

   在服装界,无论高管、高技都在为时尚产业服务,他们是否具有吉利基因实为企业“后天”发展之关键的“人和”因素,毕竟把握时尚潮流及最新服装科技等软实力并非是大多数老板的个人能力;因此,笔者常见一些服装集团在招才纳贤方面左挑右选、犹豫不决而悬市有年,其重视程度可以理解,但普遍存在过分重学历、轻实力及附加不切实际条件的现象;其岂知有天赋之才者多为偏才,有不善外文者、有不善数理化者,技术类有不善管理者、有不善使用辅助设计系统但手艺非常者等等。此类天赋常为其之优秀基因。因材施用、知人善任,为领导者尽知其理,然选才、识才于企业主来说亦恐止有文凭、简历之一途矣!

   在服装设计方面,笔者于(网络间广为转载的,时尚领域之首发“女相”研究及相关评论的文章)《模特大赛与<MODEL相法>》中对服装设计界某些虚浮气氛有段评论:“就时装设计方面而言,设计稿上画的也是(纸上)时装模特,但有时服装设计的艺术化与工业生产是有矛盾的,比方说过分夸张的时装画严格地讲不能作为工业设计稿(笔者常用模特底稿穿衣之法画设计稿,见图),因制版师需要据此领会造型的各方面比例与分割线的美感度。若画稿上骨瘦黑长的“树干”穿着奇怪的泳装,是外星人吗?美之于初,胜过饰之于后......”(原图本文照附,选此幅乃取其“礼服之端庄而性感”的理想效果图形象比例:8.5个头、丰胸、纤腰、圆臀;95年以后在男装企业,请参见另一篇文章《服装设计稿与工业化生产》或《作者简介》。); 泳装、内衣、晚礼服的设计稿应是非常体现女性化的,若稿子画得没女人味,恐怕没有谁会想多看一眼,批量生产后挂在买场里会有多少顾客驻足?此类情况笔者称之为:“先天不足、出身不贵。”无论服装、内衣,因设计稿传递给制版、制样人员的印象、意图是非常直观的,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承上启下的关系,并且会将此种(吉利与否)的因素延续到研、产、销、购之全过程,往往会在系统运作反馈间对企业有着正面、副面的效应。

   综上所言,其等可知女性内衣与女人之身相福份相互依存?(此牵涉到古老的“四大《相术》”,颇为实用的人文学科,请读者先勿轻置评,凡俞富贵者俞信之;不信者,命由之也,迷信者,亦命由之也。如:《柳庄相法》柳庄居士袁珙之子袁忠彻官至侍郎(副部长),深得成祖帝宠,其以帝之时相预言皇亲悖逆,有验;凡与相者,百发百中。见《明史》、《古今识鉴》。);“与人造福存己之福”,若画稿之中瘥弱于先矣,焉能乞求福利于后耶?若臀过窄、身细瘦,有谁愿意娶这样的女人?常言道:“女人肥白,生活富足(苏北方言,白Bo、足Zo同韵;在现实中约有85%以上的概率吧)”,据笔者“女相”研究,商人、店主之妻胖者,90%以上皆赢利,反之则经营艰难;就连当今国内知名成就的女性服装设计师大多有圆胖的。“非健康的时尚”易误导消费者,减肥减出问题的消息媒体上太多了。恰恰内衣(企业产品形象代言、广告)模特是不能减肥的,仅需保持标准健康体态(美貌、白肤、丰胸、纤腰、圆臀等,见笔者《<MODEL相法>之内衣模特》即将发表),她是内衣企业的产品对外形象代表,好比是企业的“夫人”,否则影响企业收入。

   又如在服装制版方面,能否指望土裁缝设计欧版西服?可以回顾一下1995年温州西服业界发起的“欧版革命”,况西服乃服装类别中之高贵者。欧版西服之设计稿难画精确,须设计师必具有高超的制版水平方可,否则西服成品总与设计意愿相差甚远,故多数男装设计师有累于此、力不从心,不敢涉足男式正装这一男装的最高形式,总是“商务休闲”又“时尚休闲”、“休闲”来“休闲”去(好象男士们都不是为工作而生活。工作压力之大,有多少人能够奢侈的去休闲?),而不能推出高档“绅士服”品种来提升品牌的含金档次。

   同样,女性内衣并非文胸、内裤这么简单,就塑形内衣这一女性内衣之最高形式而言,笔者对满频道的此类电视广告之卖点颇难苟同(如“梨形臀太难看”之类,殊不知“梨形臀”为女性臀相佳品之一;又演艺界女性臀相属此最好,主演艺事业青春不老之意,易得主角、但性风流。),而其等所声称的某些塑形功能会令穿着该产品之女性在不知不觉中失去原有的吉利因素,说白了,删除了一些“吉利女相”、又人为地制造了一些“贫贱之相”。但于此又不便具体论述,不想引起相关企业与消费者的恐慌。女性内衣之设计关乎女人身心健康与福份,不仅须参考《人体工程学》、《女性生理学》,而且要懂得一些“女性身相”的有关知识如:身材各部所喻其相孰贵孰贱、孰富孰贫、孰利孰弊等,即利者护之、弊者避之;去年新闻曾报道海峡对岸减肥成风,不少女性穿着塑形内衣以至爆发美体事故者纠纷频繁,应以为戒。上述亦为设计方面的基因吉利与否之一(吉者,求顺吉于先;利者,得利益于后)。但这些还不包括在服装设计、制版之中根据产品类别、品牌档次、销售地域等所讲究的实质性吉利因素,因过于系统、难以理解,在此不必繁叙。关于“女性相法”,隋、唐皇室“宫廷女相”早有,如:相乳、阴可知富贵与否等,用于皇族选妃;久已失传,敦煌藏经窟仅有片纸遗存。列朝列代之官僚士大夫多有善《相》者,朝廷闲暇之余常君臣共娱“论相”,而其艺仅束于宫阁、鲜流于民坊者焉。笔者早年拟著《女性相学(暂拟)》、《女相刑侦学》,1991年起收集资料、研于1993年,因忙于服装且资料匮乏(难以收集、不易合法),故尚处起稿阶段;又因长久以来多次整理书籍,原稿竟找不到了,故亦无意著之矣;现主要致力于“服装吉利工程”方面的研究。

   服装品牌中分“大众服装”与“高档时装”,前者唯利以趋,必求(销售)顺畅而获利,须顺吉基因以主之也;后者称贵乃利,必欲塑造高贵门第来博取上流社会认同,以求高价而称贵。称贵之途亦崇尚“牌以师贵”,大牌企业聘请“十佳”、“外籍”等屡见不鲜;亦有不合者如:有名师善女装而男装企业请之,有不谙中国国标数值或地域体型特点而销售迟滞者,有预测时尚趋势能力不足者,有设计花哨而不顾版型美感度之规律者等等。笔者于此处指出,无有他意,乃供服装业界共勉。“艺术是‘时装’的气质,设计是‘服装’的基因。” 关乎服装之“吉利基因”者,女性内衣为最,男女正装次之,余者适之;以穿着者论,富贵者多重之,百姓亦乎不信也。

   女性内衣、男性西服等行业经过多年的市场选择淘汰,产业呈聚能化发展,即市场资源、人才资源、媒体资源之优秀者及品牌金量等向少数大企业集中;而二、三流企业欲发展壮大,除环境、资金、市场等条件而外,大概就需“吉利基因”、或上苍保佑了。

   (本文首发于2008年3月出版的《时尚内衣》杂志。若转载本文须标注来源及署名。文 / 王小东)